2017-08-23 16:27

想要生活有高级美感,和日本料理造型师学学怎

·豆皿与小盘·
 
豆皿和小盘掌控着餐桌上的视觉平衡,十分重要。就如穿西装时不经意间露出的袜子和领巾的一抹亮色。


装吃剩的羊栖菜的青花小盘(左一)是在高知周日的集市买的。卢臣泰(德国)的蓝色平碗(左二)里是剩下的汤豆腐。剩菜加点干果就又能喝一场。食器按蓝色和白色凑成一桌。


花瓣形豆皿(左一,内田钢一作),织部烧方形豆皿(左二,浅井纯介作),单嘴豆皿(右一,石田诚作)。它们是喝日本酒的微醺套装。平时我看到喜欢的就买,自由组合,很有乐趣。


在荷兰酒吧点的小菜。Kilta的方形盘(左)里是切达芝士,和干香肠、芥子酱一起吃。啤酒跟荷兰金酒在小玻璃杯中装得很满。条纹小盘(右)是花冈隆所作,格子豆皿中是伊贺烧。


食器的颜色和形状要根据料理味道来挑选。吹墨青花小碟(左)里是腌萝卜,三上亮做的蝴蝶小盘里是油封鸡肝,配红葡萄酒享用。

·取菜碟·


李英才的冷峻黑色方盘(左)和盛萝卜丝的花纹小碟(右)放在一起打破了沉重的氛围,让笑意不经意间浮上人们的脸庞。啤酒杯(中)是彼得·艾维的作品。


盛面包用的是奈良吉野地区传统的吉野盘(右)。我很喜欢盘上的图案,感觉非常时尚。偶尔用一下,餐桌也变得丰盛起来。白色的粉引盘是荒贺文成的作品。


平面设计师渡边熏的青花伊贺烧格子碟(前),与金重诚的备前盘(左)。这只盘子是我的第一件备前烧。右边是芭蕉叶花纹的青花椿盘。穿衣服我喜欢茶色与深蓝色的,搭配上也是。


粉引盘(左)与青花盘是我家最近取菜碟的固定搭配。右边是中国清朝后期的盘子,里面的是吹墨小碟。每次筷枕拿出来都没有人用,最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·玻璃杯·


杯颈高度和杯子比例会影响葡萄酒的香味和喝酒的心情,喝好酒时我就用杯颈高一点、漂亮一点的红酒杯。平时的晚饭则用法国产的红酒杯(中,右)。左边是彼得·艾维的作品。


法国淘来的老物件。非常厚重的玻璃杯,浓稠的香蕉奶昔倒进去,让人想大口大口地喝掉。


法国教会的烛台杯。旅居法国的好友平时就用这种杯子喝红酒。我觉得法国人肯定不会这样用,看到了也许会笑话我们。但我一直开心地用它装平价的葡萄酒或日本酒。

·茶杯与甜品盘·


美国工业设计师代表人物拉素·赖特的作品(左),这一美国潮流系列颜色时尚而丰富。我收集过一段时间,但现在手头只有这套五色蛋糕盘了。

 
我不喝咖啡只喝茶,尤其喜欢中国茶,且一定要配一些茶点。古伊万里烧的印判小碟(右)是江户时代出产,里面放的是糖渍柠檬。茶杯是村田森的作品。白色茶壶产于台湾。


我喜欢将这只细腻的白色瓷盘(左)与造型优美的甜品叉搭配。实际上这把叉子是用来吃焗蜗牛的。茶杯是丰场惺也的作品。


这只甜点盘(左)用时下流行的颜色与日本的传统器形相结合,很有意思。盘里是我爱吃的年糕片,鹤野启司的茶杯里是焙茶。